當前位(wei)置︰ 網站首頁 > 小(xiao)說首頁 > 古言現(xian)言 > 听(ting)時光說你愛過(薄珩時葉貞)免費yan)zhang)節完整全(quan)文閱(yue)讀
听(ting)時光說你愛過(薄珩時葉貞)免費��yan)��zhang)節完整全(quan)文閱(yue)讀

www.6399.cc【逢八就送】www.kc56.com

書荒的朋友們(men)有沒(mei)有一款很(hen)想看的小(xiao)說?小(xiao)編為您(nin)帶來听(ting)時光說你愛過全(quan)文在(zai)線(xian)閱(yue)讀,作者是池幾畫,講(jiang)述了薄珩時葉貞的精彩故事,讓我(wo)們(men)一起來閱(yue)讀吧!“小(xiao)貞,那個不是你老公嗎?

下(xia)載閱(yue)讀

書荒的朋友們(men)有沒(mei)有一款很(hen)想看的小(xiao)說?小(xiao)編為您(nin)帶來听(ting)時光說你愛過全(quan)文在(zai)線(xian)閱(yue)讀,作者是池幾畫,講(jiang)述了薄珩時葉貞的精彩故事,讓我(wo)們(men)一起來閱(yue)讀吧!“小(xiao)貞,那個不是你老公嗎?”江小(xiao)桐放下(xia)了手中的咖啡杯(bei),朝門(men)口努嘴。葉貞一听(ting)到‘老公’兩字,心(xin)口不由一揪(jiu),她(ta)快速把視線(xian)轉向門(men)口位(wei)置,當看到薄珩時一身帥氣走進來,她(ta)的心(xin)跳(tiao)漏掉了幾拍。

薄珩時葉貞小(xiao)說簡(jian)介(jie)

咖啡廳,落(luo)地窗一角。
“小(xiao)貞,那個不是你老公嗎?”江小(xiao)桐放下(xia)了手中的咖啡杯(bei),朝門(men)口努嘴。
葉貞一听(ting)到‘老公’兩字,心(xin)口不由一揪(jiu),她(ta)快速把視線(xian)轉向門(men)口位(wei)置,當看到薄珩時一身帥氣走進來,她(ta)的心(xin)跳(tiao)漏掉了幾拍。

听(ting)時光說你愛過章(zhang)節全(quan)文閱(yue)讀

咖啡廳,落(luo)地窗一角。
“小(xiao)貞,那個不是你老公嗎?”江小(xiao)桐放下(xia)了手中的咖啡杯(bei),朝門(men)口努嘴。
葉貞一听(ting)到‘老公’兩字,心(xin)口不由一揪(jiu),她(ta)快速把視線(xian)轉向門(men)口位(wei)置,當看到薄珩時一身帥氣走進來,她(ta)的心(xin)跳(tiao)漏掉了幾拍。
“你老公還真帥……”江小(xiao)桐剛想夸(kua)好友的老公帥氣,就看到他伸(shen)出長臂(bi)親昵摟住了比他晚幾步進來的漂(piao)亮女人,她(ta)不由傻(sha)眼,後邊的話也咽回了肚子(zi)里。
葉貞自然也看到了,心(xin)頭流過一股shang)岢 ta)的視線(xian)只在(zai)薄珩時和他身邊的漂(piao)亮女人身上(shang)逗(dou)留了幾秒,而後就收回了視線(xian),低頭看向手中還冒著熱(re)氣的咖啡。
“握草!薄珩時那男人也太過分zhi)耍rdquo;江小(xiao)桐見(jian)薄珩時擁著那漂(piao)亮女人談(tan)笑風(feng)生的往(wang)餐廳包廂(xiang)走去(qu),她(ta)火了,快速起了身。
“小(xiao)桐,別去(qu)!”葉貞趕忙拉住了要(yao)沖出去(qu)的好友,她(ta)漂(piao)亮的臉上(shang)帶著nuenue) 蟺目聰蚪 xiao)桐。
“為什麼不去(qu)?那可是你老公!”
“可能……他們(men)在(zai)談(tan)生意(yi)……”葉貞聲音(yin)越說越低。
“談(tan)生意(yi)還能談(tan)到當眾擁吻,小(xiao)貞,你想什麼呢?”江小(xiao)桐聲音(yin)拔高了shun)簧佟br>“小(xiao)聲……點!”葉貞緊張道,她(ta)已經泛紅的眼看向薄珩時的方向,也在(zai)這個時候薄珩時和他身邊的女人可能听(ting)到了這邊的聲響也轉過了頭,四目相(xiang)對。
薄珩時看到了葉貞,他神色未(wei)變,一雙深邃的黑眸看不出任何情(qing)緒(xu)
葉貞接(jie)受到薄珩時投來的目光,她(ta)不由sha)拖xia)了頭,漂(piao)亮的mu)廾 松亮思趕xia),拼命咬著下(xia)唇jiang)琶mei)落(luo)淚(lei)。
“珩時,怎麼了?”薄珩時身旁(pang)的漂(piao)亮女人shun)喚獾奈wen)shi)饋br>“沒(mei)什麼,我(wo)們(men)走吧!”薄珩時轉頭對身旁(pang)的漂(piao)亮女人笑了笑,而後不再看向葉貞的方向,轉身帶著那漂(piao)亮女人快步的朝一旁(pang)的包廂(xiang)走去(qu),很(hen)快就消失在(zai)了拐彎(wan)口……
“我(wo)的天,這人真的是薄珩時嗎?”江小(xiao)桐目瞪口呆的看著薄珩時就這樣帶著那漂(piao)亮女人走了,把她(ta)和葉貞當成了空氣。
“小(xiao)桐,我(wo)……”葉貞放開了拉著江小(xiao)桐的手,落(luo)寞的坐(zuo)回了沙(sha)發上(shang),看向咖啡杯(bei),她(ta)眨了下(xia)眼,幾滴淚(lei)水滴wen)luo),淚(lei)水不受控滴wen)luo),落(luo)在(zai)了咖啡里,泛起了shun)悴愕牧頒yi)。
“小(xiao)貞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薄珩時不是你的老公嗎?”江小(xiao)桐是又氣又急。
過了好一會兒,葉貞才慢慢平復了情(qing)緒(xu),她(ta)拿過江小(xiao)桐遞來的紙巾,擦掉了臉上(shang)的淚(lei)水,只是淚(lei)水還是很(hen)不爭氣的往(wang)下(xia)掉,哽著嗓子(zi)道︰“他不愛我(wo),我(wo)們(men)只是……有名無實(shi)的夫妻(qi)而已!”
“既re)徽庋 悄忝men)為什麼還要(yao)結(jie)婚?”
葉貞好久沒(mei)回答,肩膀一聳一聳shi)摹br>“因為……遺產!”許久之後,葉貞才悶悶的回了四字。
“遺產?小(xiao)貞我(wo)不明白了,雖然huang)wo)知道冷(ling)老先生因為報(bao)恩一直照顧著你,但是這遺產跟你有什麼關(guan)系?”
葉貞深吸了口氣,這才緩緩道出了緣(yuan)由了……
當年薄珩時愛上(shang)了他女導師(shi)丁如茵(yin),薄珩時的家人強烈反對,鬧到最後薄珩時和那女老師(shi)私奔(ben)了。
後來兩人被找(zhao)了回來,冷(ling)老爺子(zi)也不知道和那女老師(shi)說了什麼,女老師(shi)就一聲不吭主動離開了,再後來,冷(ling)老爺子(zi)親自立(li)下(xia)遺囑要(yao)薄珩時娶了葉貞,要(yao)不然薄珩時拿不到一分錢的遺產。
“薄珩時就這麼答應娶你了?”听(ting)完葉貞的敘述,江小(xiao)桐眉頭都擰成結(jie)了。
“他不答應的,只是看著他和家人的關(guan)系一天比一天緊張,我(wo)不想讓他過的那麼痛苦(ku),所以我(wo)找(zhao)了他,讓他和我(wo)假結(jie)婚,等過個三年,我(wo)自動提出離婚。”葉貞痛苦(ku)扶額,眼眶(kuang)通(tong)紅通(tong)紅的。
“小(xiao)貞,你真傻(sha),干嗎拿你的幸福來幫這樣的人。”
“因為我(wo)愛他。”葉貞緩緩的說出這幾個字,心(xin)里沉(chen)甸(dian)甸(dian)的,如果(guo)不是因為愛她(ta)又何必呢,當然她(ta)也是有私心(xin)的,她(ta)以為感情(qing)可以慢慢培養的,只是都過了兩年了,他們(men)的感情(qing)卻和當初的時候一樣,她(ta)的心(xin)也慢慢的死了。
葉貞的一句‘我(wo)愛他’讓江小(xiao)桐也陷入了沉(chen)默,感情(qing)的世(shi)界真的是太過撲朔迷離了,因為愛,而傷(shang)害(hai)自己,因為愛,而犧牲自己。
一切都是心(xin)甘情(qing)願,她(ta)又能說什麼呢?
沉(chen)默片刻(ke),葉貞的情(qing)緒(xu)也等到了緩解,她(ta)看向已經冰冷(ling)的咖啡,努力擠出了個笑容︰“不說這些了,咖啡都涼了。”
“重新點一杯(bei)吧。”江小(xiao)桐叫來了服務員,重新給兩人點了一杯(bei)咖啡。
很(hen)快,冒著熱(re)氣的咖啡就送了上(shang)來。
葉貞握著咖啡杯(bei),喝了一口,看向坐(zuo)在(zai)對面一直在(zai)看著她(ta)的mu) xiao)桐︰“小(xiao)桐,我(wo)想去(qu)你那工作,可以嗎?”
“啊?”江小(xiao)桐微微愣了愣。
“給不給工資無所謂(wei)了,我(wo)就是想打發下(xia)時ben)洌 桓鋈嗽zai)家太無聊了。”
“如果(guo)你真想來,我(wo)絕對歡迎(ying)。”
“那太好了,我(wo)明天就可以去(qu)。”

听(ting)時光說你愛過章(zhang)節在(zai)線(xian)閱(yue)讀

薄家。
一進了客廳,葉貞就看到了坐(zuo)在(zai)沙(sha)發上(shang)輕晃(huang)著高腳(jiao)杯(bei)的男人,她(ta)愣了愣,轉頭看向一旁(pang)的時鐘,才晚上(shang)九點不到,很(hen)意(yi)外竟然會看到薄珩時。
“去(qu)哪里了?”看著站在(zai)門(men)口出神的女人,薄珩時挑了挑好看的眉頭,出聲問(wen)shi)饋br>葉貞看了薄珩時一眼,回道︰“小(xiao)桐回國了,和她(ta)聚(ju)了聚(ju)。”
“原來是她(ta)。”難怪他下(xia)午的時候看到葉貞身邊的女人那麼眼熟。
“是啊,本來想找(zhao)你一起吃個飯的,你手機打不通(tong)。”葉貞笑笑,她(ta)自然不可能會去(qu)過問(wen)下(xia)午和薄珩時擁吻的那個女人,她(ta)沒(mei)這個資格去(qu)過問(wen),是她(ta)自己說和他假結(jie)婚的。
“可能沒(mei)電了,下(xia)次有空再吃個飯就是了。”
“好,到時候再約。”音(yin)落(luo),她(ta)提腳(jiao)離開,走了幾步突然想了什麼,她(ta)回頭看向薄珩時︰“對了,我(wo)想出去(qu)一段wen)奔(ben)洹rdquo;
“出去(qu)做什麼?”
“小(xiao)桐開了個輔導班,人手不夠,我(wo)想去(qu)幫忙,反正閑在(zai)家里也沒(mei)事。”
薄珩時薄唇抿了抿,本想反對,但是看著眼前女人那溫(wen)婉的樣子(zi),到嘴邊的話換了句︰“隨(sui)你吧!”
見(jian)薄珩時不再理會她(ta),葉貞即(ji)使心(xin)里有再多話,也只能咽回肚子(zi)里,他和她(ta)的對話ba) chang)都很(hen)簡(jian)單很(hen)平淡,就如今(jin)天一樣,想不到這樣也堅持zhi)肆僥輟br>葉貞回房之後就開始收拾行李,她(ta)打算搬(ban)出去(qu)和江小(xiao)桐住一段wen)奔(ben)洌 zai)薄家實(shi)在(zai)是過的太壓抑zhi)恕br>收拾行李的時候,葉貞看到了江小(xiao)桐回國給她(ta)帶的禮(li)物,一個精美的盒(he)子(zi),打開,里面躺著一件非常(chang)漂(piao)亮的半透(tou)明睡衣。
她(ta)自然明白江小(xiao)桐送這個禮(li)物的含義,只是可shang) ta)用不到。
結(jie)婚兩年,他根本jiu)兔mei)踫(peng)過她(ta)的身子(zi),唯(wei)一一次wo)黃鶩 補gong)枕還是新婚夜他喝的不省(sheng)人事的時候。
其他同房的時候,就是老爺子(zi)回山莊的時候,雖然同個房間,但是兩人都沒(mei)睡在(zai)一張床上(shang)。
葉貞拿起布料輕薄的睡衣,心(xin)里不由sha)母fu)過了一個念頭,沒(mei)多考慮,拿著睡衣進了一旁(pang)的浴室……
沖了個澡(zao),葉貞擦著濕漉漉的頭發,穿著的睡衣走了出來。
站在(zai)落(luo)地鏡(jing)前,她(ta)看著鏡(jing)子(zi)里貌美的女人發呆,她(ta)一直都知道她(ta)長得不錯,一頭柔順的秀(xiu)發,瓜(gua)子(zi)臉chang) η痰謀親zi),嫣紅的菱唇,高挑的身材,怎麼看都是個美人胚子(zi)。
只是薄珩時的身邊的了太多了。
房內之人神傷(shang)之際,薄珩時已喝的有點微醺,準備回房休(xiu)息,經過葉貞房間的時候,他想到了一些事情(qing)忘記說了。
薄珩時剛準備敲門(men),才發現(xian)房門(men)只是半掩著,他皺了皺眉,輕輕推開了門(men)。
房內的景(jing)象印入了薄珩時的眼,他不由sha)你讀算叮 醋耪悅媛luo)地鏡(jing)前ba)xian)若隱若現(xian)的女人,他不由sha)難柿訟xia)口水,此時此景(jing),任wen)悄母瞿凶zi)看了都不淡定,何況是喝了shun)簧倬頻哪腥恕br>薄珩時心(xin)里是清(qing)楚他對葉貞沒(mei)那個意(yi)思,但還是鬼使神差朝房內走去(qu),一步jiang)嬌拷jin)那個火辣(la)的女人……
葉貞看著落(luo)地鏡(jing)里的自己出神,當她(ta)看到鏡(jing)子(zi)里自己的身邊出現(xian)了她(ta)朝思暮he)氳哪腥耍 ta)眨巴(ba)了下(xia)眼楮,出現(xian)幻覺了嗎?那個男人怎麼可能出現(xian)在(zai)這里,再次眨了眨眼,鏡(jing)子(zi)里男人的影像(xiang)還是沒(mei)有消失。
一只有力的大手摟上(shang)了她(ta)的腰,隔著薄薄的布料,她(ta)感受到了大手傳來的溫(wen)度(du),她(ta)整個人都愣住了……
“真香!”薄珩時把臉靠向了葉貞的脖(bo)頸,深深的呼吸了下(xia),女人身上(shang)的體香傳入了他的鼻間,魅(mei)惑了他的每根神經。
“珩時?”葉貞的雙眼瞪sha)麼蟠蟺摹br>薄珩時也沒(mei)去(qu)在(zai)意(yi)葉貞的神態(tai),他借著酒意(yi),順著他的心(xin),恣意(yi)奪取屬于她(ta)的甜蜜。
“薄珩時,你喝醉(zui)了!別這樣……”
“這不就是你想要(yao)的嗎?”薄珩時抬(tai)眼望向落(luo)地鏡(jing)里的畫面,他的嘴角扯出一抹笑。
“不……不要(yao)……”葉貞慌了,真的慌了,她(ta)確實(shi)是想勾(gou)搭這個男人,時時刻(ke)刻(ke)的nan)耄 墑欽嫻攪甦飧鍪焙潁 ta)還是接(jie)受不了,實(shi)在(zai)是太突然了。
“別告訴(su)我(wo),你穿成這樣只是因為好玩,這麼晚穿成這樣連門(men)都不關(guan)?”
“我(wo)……”
“你喜歡我(wo),不是嗎?”
薄珩時果(guo)斷的摟著女人倒(dao)在(zai)了一旁(pang)的大床上(shang)……
一聲淒厲的mu)猩炱穡 墩晏鄣難劾lei)奪眶(kuang)而出,疼,好疼
薄珩時被這突如其來的驚(jing)叫聲弄的一愣,酒意(yi)瞬(shun)間散(san)了,他有點不可置信(xin)的看著身下(xia)疼的流淚(lei)的女人,悶悶的道︰“第一次?”
……
次日(ri)。
葉貞醒來的時候,已經是正午,太陽高掛。
她(ta)緩緩起了身,身體仿佛散(san)架了一般(ban),疼的厲害(hai)。
枕邊的位(wei)置早已經冰冷(ling),床上(shang)因為昨晚的瘋狂變得很(hen)凌亂,想著昨晚的情(qing)景(jing),她(ta)臉一下(xia)子(zi)紅了。
她(ta)和他就這樣發生了關(guan)系,遲了兩年,只是昨晚發生的事情(qing)會讓生活發生不一樣的變化嗎?
在(zai)床上(shang)坐(zuo)了一會兒,葉貞去(qu)浴室沖了個澡(zao),看著她(ta)身上(shang)留下(xia)的吻痕,她(ta)的嘴角不由sha)難鍥穡 ta)現(xian)在(zai)和薄珩時成了名副其實(shi)的夫妻(qi)了,想著這一點,她(ta)心(xin)頭第一次涌上(shang)了幸福的感覺!
沖完澡(zao)之後,葉貞去(qu)更衣室換了一套漂(piao)亮的衣服,還化了個淡妝。
看到更衣室里收拾好的行李箱,葉貞沒(mei)多想,她(ta)不想搬(ban)出去(qu)了,或許接(jie)下(xia)來是個機會!
這麼想,她(ta)心(xin)里也開朗了shun)簧佟br>仔細的檢查了下(xia)裝扮(ban),她(ta)這才出了房間,往(wang)大廳走去(qu)。
今(jin)天是qin)zhou)末,平常(chang)這個時候,薄珩時是不會去(qu)上(shang)班的,待在(zai)家里的可能性挺大。
來到大廳,就看到管家正在(zai)吩咐佣(yong)du)嗽zai)打掃。
“管家,少爺呢?”葉貞出聲問(wen)shi)饋br>“大少爺今(jin)早買了機票(piao)出國了,您(nin)要(yao)準備用午餐嗎?”林(lin)管家恭(gong)敬(jing)問(wen)shi)饋br>“出國?去(qu)哪里?”葉貞愣了愣。
“這個就不清(qing)楚了,說是要(yao)一段wen)奔(ben)洳嘔乩礎rdquo;
葉貞好心(xin)情(qing)一下(xia)子(zi)沒(mei)了,一夜歡愉之後,就這樣出國了?

小(xiao)編傾心(xin)推薦

以上(shang)就是為你準備的听(ting)時光說你愛過(薄珩時葉貞)免費yan)zhang)節完整全(quan)文閱(yue)讀,小(xiao)說條理清(qing)晰,情(qing)節曲折,十分引人入勝,讓人忍不住熬夜看完!

www.6399.cc【逢八就送】www.kc56.com

APP閱(yue)讀器下(xia)載下(xia)載閱(yue)讀器,全(quan)本隨(sui)心(xin)看
立(li)即(ji)下(xia)載廣告
www.6399.cc【逢八就送】www.kc56.com | 下一页